With YOU

不能发评论了

脑洞3

突然想到很久以前的一个段子,讲的是女孩用黑色马克笔把表白写在可乐瓶上羞涩又隐晦的告白。以下脑洞。

金发大胸组是校橄榄球队成员,双基组是青梅竹马。索尔大三、双基大二、斯蒂夫大一。

洛基喜欢傻大个儿索尔很久了,但是他觉得自己跟傻大个儿表白有失威(攻)风(威),于是就拒(傲)绝(娇)表白,但是他看到索尔和简在一起的时候又特别会吃大醋。然后就去折腾索尔。

吧唧看在眼里觉得索尔肯定也对洛基有心,而且他吃醋的洛基特别烦。

然后某天吧唧就看到可乐的那个梗,他希望洛基用这样的方式去表白但是洛基还是义(非)正(常)严(傲)辞(娇)的拒绝了,吧唧受不了就决定自己替洛基用这个方法表白。

吧唧找到索尔,就准备可乐丢给他的时候看见了史蒂夫,一慌就啥都没说扔了就跑,队长丝毫不掩的宠溺的笑着看着吧唧跑去。然后问索尔为啥吧唧会送可乐给索尔,索尔边说不知边吨吨吨喝了大半瓶可乐,史蒂夫一瞥就撇到了瓶子上告白的话。于是疑惑之后又开始愤怒,但是他掩藏的很好,向索尔讨了剩下的可乐瓶就走了。我们的史蒂夫黑化了。

原来,史蒂夫和吧唧之前有过一夜情,史蒂夫一直在等吧唧的回复,他不想逼迫吧唧所以刚刚才让吧唧跑走,但是却没想到是因为自己撞破了他和索尔的奸情(雾)才逃跑。于是他准备找吧唧算个账。

几天后,吧唧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他继续在想帮洛基表白的时候被史蒂夫绑架了,史蒂夫不想再当愿意等待他回复的好人,他要当日哭吧唧的坏人。于是吧唧就哭了三天。

期间两人就心意相通了。吧唧是个隐形傲娇的缘故吧。

然后回到索尔这边,他觉得洛基太爱欺负自己了,明明自己才是学长,但是他只觉得委屈,却不讨厌。

洛基看到吧唧和史蒂夫开始出入成双,觉得辣眼睛,但是吧唧却不气,一直跟他说恋爱多美好多性福,并且开始在洛基面前开始十八禁。洛基直接走了,但是没想到吧唧和史蒂夫也出来了!并且试探洛基说觉得索尔怎么样,最近好像没有看见你欺负索尔巴拉巴拉。

洛基觉得索尔开始讨厌自己,决定要把这段明恋结束。话音刚落就听到傻大个儿索尔超大声的欢呼。傻大个儿才反应过来洛基欺负他是因为洛基喜欢他,然后开始卿卿我我。

四个人开始了愉快的2x2的4p(并没有

end

个人脑洞2.0

灵感来自 MrsMarvel 的https://m.weibo.cn/1894906737/4252981496451845有感
但是我没看过蛇队本所以不是很清楚泽莫和蛇队的性格和互动是什么样子的,非常ooc
以下人设加脑洞
蛇队和泽莫是青梅竹马的世交,两人从小学的时候就一起读书。
蛇队挺喜欢泽莫的,泽莫也挺喜欢蛇队但混了一些“我保护的你所以你要对我感激不尽”在里面。
有一年夏天,正太泽莫和正太蛇队去有山有水有森林的地方游玩,泽莫玩累丢下蛇队自己回度假的小树屋,而蛇队则是独自一人在森林边缘玩的时候,遇到了冷漠正太吧唧。
蛇队虽然是蛇队但他那个时候还是一名正太,所以他很善良的给了正太吧唧一个苹果,吧唧一开始觉得蛇队很奇怪,但毕竟小孩傻白甜就接过吃掉,吧唧比较沉默寡言也没有说谢谢,蛇队看见吧唧第一眼就很喜欢吧唧也没计较,反而还和他袒露心扉自己瘦小在家族的待遇有点冷淡,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报父母,不知道自己是谁。
吧唧就说你明明像太阳一样灿烂,温暖着别人,你现在犹豫着迷惘着都可以,但不要丢了本心。等诸多吧唧式鸡汤一顿灌下去。蛇队心里逐渐更加喜欢吧唧。
后来两人有聊了许多,直到蛇队家仆人把蛇队叫走。两人互相道别。
但蛇队并不知道吧唧的名字。八年过后,蛇队终于成了蛇队。他成了家族族长,为了家族利益最大化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非常冷酷无情。只有对青梅竹马的泽莫非常温柔乐于宠爱。有一次商业派对上,女士们的嬉笑声引起了蛇队的注意。
她们围绕着一位和他差不多的年轻男子。男子笑颜如画,善于逗女士们开心,嘴角一直可爱的上扬,他的眼睛是灰绿色,明亮清澈到离他这么远还是可以清楚看到。
他就是我们的吧唧。
但蛇队只是觉得他有点熟悉,可吧唧震惊于蛇队体型变化之大之外已经认出蛇队。
吧唧觉得有些不寻常想上前搭讪蛇队,但是泽莫出来叫走了蛇队,两人错过。但吧唧回家后就去调查蛇队,才知道蛇队是他家族的世仇。吧唧并不在意蛇队是不是世仇,他还是准备和蛇队交朋友。
但他不知道蛇队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吧唧开始接近蛇队,可蛇队冷漠又无情,吧唧有点伤心蛇队好像从以前阳光向上的好少年变成了冷漠青年。
有一次聚会上,吧唧以为自己很自然的向蛇队搭话,但蛇队以为吧唧像勾引他,于是邀请他去了休息间,吧唧本来准备跟他说起小时候的照片结果把他按压在墙上,并且说吧唧在跟踪他他都知道,是不是欠操巴拉巴拉。
吧唧震惊于当年单纯可爱善良的小豆芽不仅变成肌肉男,还变得和很蛇蝎。
于是被强啪。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囚禁,而蛇队也已经调查出了吧唧的身份,他决定利用吧唧来打垮吧唧的家族之后再杀了他。
吧唧震惊慌乱之后只剩下一片空白,他一开始祈求,他不明白为什么男人的自己会被男人的蛇队强和囚禁,甚至还连累了自己的家族。
接着就是沉默,然后被粗暴对待之后就开始爆粗,但蛇队知道吧唧只是掩饰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吧唧的头发已经及肩,他第二次见到了泽莫,泽莫当然是来嘲讽吧唧的,并且告诉吧唧的家族已灭。蛇队因为当年家族的阴谋里性情大变,并且失去了年少的美好记忆,是自己始终陪在蛇队身边,还说吧唧连蛇队包养的男宠都不如,只是来恶心人,并且蛇队要和自己结婚了。
吧唧已经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他的心已经死了,泽莫觉得无趣也离开。
但在他离开之后,吧唧徒手把床头柜给拆了,将长条状的木材强硬咽下自杀。但是失败,于是咬舌自尽。
等蛇队回来之后就看到满脸颊血迹的吧唧。蛇队眼前一白,差点摔倒。他难以置信吧唧会离开了他,把吧唧囚禁再这个房子里就是因为他觉得吧唧永远不会离开他。但他还是离开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的吧唧却穿越到了队二的世界里去了。

记一个脑洞

洛基是一个很厉害的黑魔法师,住在森林里,有一天他捡到了一个婴儿叫索尔然后通过预言看见索尔的未来知道索尔长大以后会成为一个穷凶极恶的大反派,于是洛基决定改变命运把索尔养成一个阳光向上的好青年,二十年以后索尔果然长成了一个正直善良向上的人。

然而那只是一个假象,索尔想囚禁独占洛基太过压抑自己反而开始虐待动物,沉浸魔法书里的洛基一点都没有察觉因为他觉得人类很快就会死去。偶尔会去找黑魔王吧唧喝酒什么的。

有一天和吧唧喝的太醉回家后想起吧唧做的傻事洛基笑乐声,被索尔询问后第一次和他说起吧唧,结果被索尔以为两人是炮友,于是索尔觉得这个太不公平黑化之后趁洛基醉酒睡过去之后囚禁了洛基并且为爱鼓掌了好久。

洛基震怒,却又觉得自己可以理解,想着人类反正很快就死就答应了索尔在一起的要求。几年过去了,很久没和洛基喝酒的吧唧来找洛基,索尔知道他们俩只是酒友也还是在吧唧面前上了洛基以示独占权。吧唧不服就在洛基住了下来,索尔觉得洛基太烦就放出森林里有个黑魔王什么的,于是村里的勇者史蒂夫就来打败黑魔王却遇到因为被秀恩爱闪瞎眼而醉酒的吧唧。

醉酒的吧唧跟史蒂夫吐露了一切,史蒂夫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于是和吧唧去了洛基家。洛基觉得这是吧唧找的反击他和索尔秀恩爱的外援。但两人非常纯洁只是一起散散步、聊聊天、喝喝小酒,于是洛基一个魔法让他们俩上了床。
happy end